当前位置:明轮藏建-首页历史变态的杀人手段 古代皇宫潜规则害死多少美女?
变态的杀人手段 古代皇宫潜规则害死多少美女?
2022-11-24

莫言无辜受诛戮,只缘帝王兴起时——其实没有几个帝王是一时兴起而杀人。

一般说来,宫廷杀人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远古时期祭祀用的人殉和人牲,一种是按照王朝法制依法处死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在宫廷斗争中被杀的人。远古时期的人牲和人殉出于无知的蒙昧,宫廷按照法制处死有罪的人也无可厚非。但是,那些在宫廷斗争中杀人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但是最令人发指、最惨无人道的杀人方式却也往往诞生于此。巍巍皇宫,九重之地,曾是多少人向往的地方。但是,又有谁知道就是在这金碧辉煌的繁华背后到底发生了多少父子相残、手足相诛的人生惨剧呢。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历史中,在宫廷争斗中杀人的例子实在数不胜数,远如秦朝李斯、赵高为了拥立二世胡亥矫诏逼死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又如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门伏兵诛杀手足谋夺皇位。与这二者相比,北齐皇帝高洋杀人的故事和西汉初年吕后处置戚夫人的手段,显得更加的悲惨和惊心动魄。从宫廷达官贵人们的争执到后宫万千粉黛的算计与自相残杀,表面上庄严恢弘的皇宫重地实在像一个无形的屠宰场。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在宫廷的斗争中丧失了性命。

1、玩乐皇帝的杀人手段

说起皇帝杀人的故事,就不能不提到北齐的开国皇帝——高洋。高洋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疯子型的暴君,一个荒淫暴戾的人间恶魔。高洋为了一人的享乐,征发30万工匠在邺下大兴宫室,为他修筑了一座极其奢华的宫殿,此外还建起了大庄严寺等一批建筑物。就在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中,高洋肆行淫暴,不知做下了多少令人发指的罪孽。

高洋平日在宫中,总是裙钗环立。高洋或是饮酒击鼓、或是讴歌舞蹈,经常通宵达旦、日以继夜地胡混乱闹。他兴致一来,就越发出格,散乱头发,拔刀张弓,狂欢不止。这还不够,他又专门派人到各处征集宫女,为寻刺激,又命人砍来荆棘,扎成草马,逼迫宫女们骑在上面,拖来拖去,看到她们被刺得鲜血洒地的痛苦模样,便满意地哈哈大笑,以此为乐。

高洋也念佛,还常住甘露寺中,而他一去往往关起寺门,在里面不知干些什么。有次他竟忽发“慈悲”,指令宦官去寻来2600个寡妇,由他主持配给他部下军士,寡妇数目还缺三成,宦官就抓来有夫之妇冒充,弄得民怨沸腾。当他心血来潮时,不免要骑射演武,即使是这类活动,也不忘逼迫京城妇女悉数前往观看,谁若不到,就军法从事,而且一次折腾就长达七天。

有一次,他出游市井,见到一个女子,便上前问道:“你觉得当今天子为人如何?”那女子说:“痴痴癫癫,哪像天子!”他听完这话,当即将那女子杀掉。而在宫中,凡遇到他不顺眼的人,一律杀害,或是肢解躯体,再用火焚掉;或者投入河中冲走,不留尸骸,真是残忍之极。

高洋有个宠妃姓薛,早先与清河王高岳相好,后被高洋看中,强行将她迎入宫中。薛氏的妖媚之术,令高洋感到新鲜、刺激,他那三千宫娥顿时变得索然无味。薛氏极受宠幸,被封为薛嫔。薛嫔有个姐姐,长相也很妖艳,高洋干脆将她也弄进宫来,高洋与薛氏姐妹,有时一连数日不离床榻。后来高洋探知薛嫔依旧与高岳藕断丝连,不禁大怒。便令人当着他的面,将薛嫔的姐姐活活锯成八块,接着又砍掉薛嫔的头,将她的尸体乱刀剁碎;又把两姐妹的血渗进酒里,让大臣共饮。他还叫乐师剔去薛嫔大腿的筋肉,用白森森的腿骨做成乐器。在每次杀人后的酒宴上,让乐师用薛嫔腿骨做成的乐器弹奏“佳人再难得”的曲子,以示对薛嫔的“怀念”。

对于臣僚,高洋尤其喜怒无常。他看不惯大司农穆子容,就命令穆某脱去衣裤伏在地上,他则取箭来射,结果没有射中,于是生气地操起木棒,朝穆子容下身狠命一戳,这一戳径直戳到下腹之内,大司农当场一命呜呼。即便对他所倚重的大臣杨愔,兴发时也会毫不顾惜地加以摧残。杨愔肥胖,高洋给他取名杨大肚,还用马鞭抽他背脊,抽得杨愔袍褂浸满鲜血,接着又用小刀扎进杨愔腹中,宦官崔季舒在一旁看不过,故意用俳优的语言,像做戏一般地边说“老小公子恶戏?”乘机将刀掣出。这样整治以后,高洋还不甘心歇息,又叫人将杨愔活活装进棺材,钉上铁钉,用车运了出去,算作送丧游戏。幸好杨愔命大,被人救起,才暂免一死。

高洋杀人,有时经常半点情由都没有。有一次在晋阳时,他手握长矛,正找地方刺,忽见都督尉子耀站在一旁,便顺手朝他戳去,尉子耀当场被刺死。又一次,在太光殿上,莫名其妙地召来都督穆嵩,然后下令将他按下锯成两段。还有一次,在开府暴显家,只因为喊得出当时在场的都督韩哲之名,便随口一呼,当众把他叫了出来,用刀砍成几段才罢休。

高洋造下种种罪孽,典狱丞李典实在看不下去,便舍命仗义直谏,当着高洋的面指责他比桀纣还不如,要他改正。高洋哪肯听谏,歇斯底里地命人将李典绑起来沉入水中。李典宁死不屈,过了好一阵,高洋又命人将他捞起来再问,李典仍然矢志不移。高洋无奈,再次命人将他沉入水中,就这样沉了捞起再问,问了再沉,就是不能折服李典。高洋忽将口气一变,狂笑道:“天下真有如此的痴人,我今天才相信古时候确实有龙逢和比干了。”说完,竟然下令给李典松绑,将他放了。众臣正自诧异,谁知转眼间高洋又召他上朝,装出从谏如流的样子,表彰李典忠心,可还没等李典开口谢恩,就又下令将他拖出去腰斩了。

高洋是一个酒鬼,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他在金銮殿上设有一口锅和一把锯,每逢喝醉了酒,必须杀人才能快乐;而他从早到晚都在喝醉,所以他必须从早到晚不停地杀人。宫女宦官和亲信每天都有人惨死在他的盛怒之下,最后遂由司法部门把叛决死刑的囚犯,送到皇宫供高洋杀人时之用。后来杀的人太多,死囚不够供应,就用拘留所里正在审讯中的被告充数,称为“供御囚”;不但送到皇宫,即使高洋出巡时,供御囚也跟在高洋的后面,只要三个月不死,即作无罪释放。

高洋凶性发作时六亲不认,他曾把母亲娄太后坐的小矮凳推翻,使老太婆跌伤;还有一次威胁说要把母亲嫁给鲜卑家奴。高洋到岳母家,一箭射中岳母的面颊,吼叫说:“我喝醉了连亲娘都不认识,你算什么东西!”再把已满脸流血的岳母打一百皮鞭。高洋把平日经常规劝他的两个弟弟高浚和高涣囚在地窖铁笼之中,高洋亲自去看他们,纵声高歌,命二人相和。二人既悲又惧,唱出歌声,声音颤抖。高洋听了,不禁流下眼泪,然后提起铁矛,向二人猛刺,卫士群矛齐下,两个弟弟霎时成了一团肉酱。高洋还把北魏帝国元姓皇族全部屠杀,婴儿则被抛到空中,用铁矛承接,一一刺穿。

当然历史上的暴君可不止高洋这么一个,像他这样出类拔萃的暴君在魏晋南北朝实在太多,像苻生、石虎、刘骏、刘昱、萧鸾个个都是杀人的能手。

2、吕后制造的人彘惨剧

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并非只有皇帝才能做出变态杀人的惨剧来。比如西汉时期,高祖皇后吕后所制造的人彘惨剧,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位残暴皇帝的作为。

高祖刘邦死后,惠帝软弱,皇太后吕雉弄权。为了稳固自己手中的权力,维护自己儿子的帝位,吕后使出各种手段打击宫廷对手。高祖在世之时,戚夫人受宠,吕后怀恨在心,再加上刘邦驾崩之前曾经动议立戚夫人之子赵如意为太子,则更加加剧了吕后对戚夫人母子的怀恨。

刘邦死后,吕后就开始四处活动起来,她偷偷地和自己的亲信审食其商量要杀害功臣。她对审食其说:“朝廷中的大将,当年和高祖一样,都是平民百姓,后来对着皇帝称臣,现在又要他们来辅助年轻的皇帝,他们怎么会甘心呢?我看不如把他们一个个除掉,也免得以后生些麻烦。”有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即跑去告诉大将郦商。郦商对审食其说:“我听说皇帝已经死去4天了,你们却打算杀害功臣,这不是给天下制造危险吗?陈平和灌婴带着10万兵马驻守在荥阳,樊哙和周勃率领20万兵马在平定燕代,如果他们听说皇帝已经去世,朝廷又想杀害他们,那他们联合起来造反不就坏事了吗?”审食其把这话转告吕后,吕后也觉得不能轻举妄动,就把太子刘盈立为皇帝,这就是汉惠帝。

汉惠帝刘盈刚满17岁,他天生软弱无能,身体又不太好,这样吕后就实际掌握了朝中的大权。待地位巩固后,吕后就让人将戚夫人抓起来,囚禁在宫中的长巷——永巷内,这里原先是囚禁犯罪的宫女的地方,押解了许多宫内的犯人,戚夫人在这里受尽了犯人们的凌辱。但吕后并不满足,她让人剃光戚夫人的头发,用铁链锁住她的双脚,又给她穿了一身破烂的衣服,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破烂的屋子里,让她一天到晚舂米,舂不到一定数量的米,就不给饭吃。这时候,戚夫人和刘邦的儿子如意在赵国做诸侯王,戚夫人想到往昔,又想起儿子,非常伤心,就一边舂米,一边唱着哀歌:“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使谁告汝!”吕后听到戚夫人的哀歌后,就把戚姬的儿子赵王如意从赵国封地上召到京城里来,准备杀害他。

惠帝刘盈心地善良,听说母亲吕后把如意召来,知道母亲想要对如意下毒手,他很可怜这个年幼无辜的弟弟,决心加以保护,于是乘赵王未入长安之前,背着吕后到城外去迎接。他把赵王一直接回自己的宫室居住,起居饮食都在一起,吕后虽然痛恨如意,却没有机会对如意下手。一天,汉惠帝清早起来出去打猎,如意正在睡懒觉,惠帝就没有忍心叫醒他。吕后终于找到了可乘之机,她立即就派人送去毒酒,把如意给毒死了。惠帝打猎回来一看,如意早已毒发身亡。

赵王已死,戚夫人失去了最后的靠山,吕后就让人砍掉戚夫人的手和脚,挖掉眼珠,弄聋耳朵,又灌了哑药,把她叫做“人彘”,放在厕所里面。过了几天,吕后又叫汉惠帝来看。惠帝从未听说过“人彘”,觉得很新鲜,便跟着太监去看。太监打开厕门,指示惠帝说:“厕内就是‘人彘’。”惠帝向厕内一望,看见是一个人身,既无两手,又无两足,眼内又无眼珠,只剩了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身子还稍能活动,一张嘴开得甚大,却说不出一句话。惠帝又惊又怕,不由地缩转身躯,问宫监这是什么东西?宫监说出戚夫人三字。惠帝大哭起来,回去后大病一场,卧床岁余不能起。他派人对太后说:“人彘之事,非人所为。戚夫人随侍先帝有年,如何使她如此惨苦?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惠帝大病一场,此后天天喝酒作乐,再也不管理国家大事,没过几年,就在忧伤里死去了。

像“人彘”这种令人发指的历史惨剧,历史上还不止出现一次。唐朝的武则天、南宋光宗的李皇后等都曾这样杀过人。只要存在无所限制的极权,历史的惨剧就不会避免,从“人彘”惨剧可以管窥到宫廷历史的黑暗。

3、唐朝武则天血腥称帝路

武则天为当皇帝亲杀死十位至亲——武则天进宫后,将皇帝的三千宠爱集于一身,并迅速以拉拢威胁等手段,建立起由大量太监宫女组成的网络,展开争夺皇后宝座的激烈斗争。为达到目的,她不仅以亲手杀死女儿为代价损坏王皇后的名誉,而且诬告王皇后行“厌胜”巫术害人,不择手段地排挤了王皇后和萧淑妃。武则天成为皇后之日,即王皇后、萧淑妃被打入冷宫之时。武则天将她们囚禁在一个别院,封闭严密,只在墙壁上开一孔以通食器,严防皇上见到二人。但有一天,唐高宗偶尔想起王皇后、萧淑妃,径自前来探视,当他见到二人的惨状后,忍不住痛心地呼叫道:“皇后、淑妃安在?”王皇后哭泣着回答:“妾等得罪,废为宫婢,何得更有皇后尊称。至尊若思念昔日恩情,使妾等能再见日月,请求皇上将此院改名为‘回心院’。”唐高宗点头,说:“朕即有处置。”打算好好地安置二人。但还没等唐高宗有所行动,这一消息已迅速被武则天的密探获知。武则天听后,大怒,派人将王皇后、萧淑妃各打一百杖,然后断去她们的手足,投入酒瓮中,声言要让此二妪骨醉,令二人在极端痛苦的状态中维持数日才死。其残忍手段真是比汉朝的吕后还有过之。

在入主中宫的斗争中,武则天也开始了与长孙无忌、褚遂良、韩瑗等权臣的较量。她起初打算以和平方式笼络长孙无忌等人,但无论如何低声下气,终无法得逞。武则天转而产生浓厚的怨恨情绪。在褚遂良叩头流血劝说唐高宗的时候,武则天在帘中大喊:“何不扑杀此獠!”可见,她已逐步迈向了政坛。由于皇后的争夺战是以皇帝、武则天为首的政治力量与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另一重要政治力量的较量,其成败直接影响着整个唐王朝政治力量的变化。

所以,一旦长孙无忌被杀后,武则天的皇后宝座便坚如磐石。此后,武则天得到了唐高宗的专宠,唐高宗一共有12个子女,后面的6位都是武则天所生。可见,其他妃嫔再无法得到皇帝的幸御。显庆元年(656年),先前由长孙无忌提议而立为太子的皇长子李忠被废,代之以武则天年方4岁的儿子李弘,如此一来,武则天的地位更是牢不可破。

在朝廷中掌权的政治力量是由于拥护武则天而起来的,这无形中增加了武则天的政治砝码,使她不再局限于在后宫中当皇后。显庆五年(660年)以后,唐高宗因“苦风眩头重,目不能视”,将朝廷的一些事情交给武则天处理。武则天“性明敏,涉猎文史,处事皆称旨”(《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唐高宗对武则天的处理非常满意,于是委以政事。唐朝世风开放,女性参政的障碍相对其他朝要小得多。有了这样的土壤,武则天的政治才能得以施展,并逐步组建了自己的权力网。她招纳许多文学之士组成自己的智囊团,称之为北门学士,让他们编撰《列女传》、《臣轨》、《百僚新戒》、《乐书》,凡千馀卷,颁发全国,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她让智囊团参与朝政重事,经常密令他们参决朝廷奏议及百司表疏,以分宰相之权。武则天有计划地将自己的门生扩展到普天之下,大开科举之门,广选官吏,培植自己的力量。这种行为一直贯穿她的政治生涯,直至发展为她亲自当主考官(即由武则天首创的殿试)。她所提出的建言十二事:劝课农桑,薄赋徭,禁浮巧,省功费力役,广言路,杜谗口等等,都是深得人心。她还主持修撰《姓氏录》,不仅提高了武氏的地位,也有效地?拢了中下层官吏,使在当朝担任五品及五品以上官职者均升为士流,对这些官员们无疑是莫大的恩惠。同时,这一打破门阀制度的做法,也是合乎民心顺乎历史发展规律的。所有这些政绩的建立,都极大地增强了武则天的高贵权威。《唐会要·皇后》中称武则天“参预朝政几三十年,当时畏威,称为二圣”。

武则天的权力欲显然不断膨胀,她的权力网不断扩大增强,实际上掌控了朝廷的实权。这并不是唐高宗的初衷,他有点后悔,图谋收回大权,借有人告发武则天在宫内行巫蛊之术为由,密令中书侍郎上官仪草诏废后。岂知武则天的耳目遍布皇宫,当她得知消息后,马上找到皇帝,软硬兼施,诉说自己的冤屈。唐高宗见事已泄露,强行废后反而不好,于是把上官仪当作替罪羊,让武则天将其满门?斩。从此,武则天权势更加强大,“黜陟生杀,决于其口,天子拱手而已”。

上元元年(674年),唐高宗称天帝,武则天称天后。上元二年(675年),年仅24岁的皇太子李弘奏请释放萧淑妃的女儿,得罪了武则天,不几天突然去世,时人认为是武则天毒死的。唐高宗很受刺激,病情更加严重,打算逊位于武则天,终因朝臣的强烈反对而作罢。接着,武则天的次子李贤被立为太子。李贤很想有所作为,迅速地发展自己的势力,并冲击着武则天。在权力斗争中,武则天是不会让任何人的,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母子之间发生剧烈的矛盾,以致于李贤怀疑自己并非武则天的亲生儿子。武则天为此大怒,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把李贤贬为庶人(平民百姓)。然后,她将第三子李哲立为新太子。

弘道元年(683年)十二月,唐高宗病逝于洛阳宫。临死前将中书令裴炎召到身边,留下遗嘱:“太子柩前即位,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而止。”(《资治通鉴·卷二百三》)

按照唐高宗遗嘱,太子李哲即位,成为唐中宗。武则天被尊为皇太后,继续执掌着朝政大权。唐中宗年轻气盛,不顾法度地破格提升皇后韦氏之父韦玄贞,当裴炎提出反对意见时,唐中宗大怒:“我就是将天下交付给玄贞,又有何不可!”裴炎忧惧,赶紧报告武则天。武则天雷厉风行地召集百官,当即下达太后令,将唐中宗废为庐陵王,转而立幼子李旦为皇帝,即唐睿宗。武则天之所以如此,其实都是为实现自己的野心做铺垫。只不过,要做一个空前绝后的女皇帝,这样的事毕竟有天大的风险,武则天胆大心细,是在一步步的试探中迈出步子的。

中宗被废,是武则天预谋的一个大的试探。其结果引起了徐敬业等人的兵变,才子骆宾王还写了经典名文《讨武曌檄》,痛斥武则天的悖行,以“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天下”,来点燃大众的反武激情。然而,徐敬业的兵变很快被镇压。显然,无论是徐敬业还是骆宾王,并没有召集到非常强大的力量。反而是武则天在平叛兵变的过程中找到了自信。由于裴炎请武则天归政于皇帝,这势必触犯武则天的专权,她马上命令手下制造裴炎勾结叛党的假证据,将裴炎腰斩。朝廷上有一些官员同情裴炎,不相信裴炎会与叛党勾结,武则天同样以铁血手段将这些大臣处置。此后,武则天一方面大开告密之门,重用酷吏,制造出千奇百怪的残酷刑罚,使持有异议的大臣屡屡残受非人折磨而死,恐怖气息笼罩了整个朝廷!另一方面又大开诱惑之门,以高官厚禄吸引并破格录用大量失势和没有背景的士人,使他们为己所用。

武则天为了做一个女皇帝,超越伦理极限,将已被废为平民的二儿子李贤逼死,后来又将李贤的儿子——即自己的亲孙子李守义、李光顺活活鞭杀。将废为庐陵王的三儿子李哲完全软禁起来,使其没有人身自由。将已经即位的皇帝李旦安置在别殿,不让他参与任何政事,形同傀儡。为了试探这个小儿子,武则天还假意要归政于皇帝,但李旦畏惧之心非常严重,根本不敢应承。这样,武则天对最后所立的皇帝还是比较满意的。

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尚且如此,对李氏皇族的其他子孙及大臣们就更加无情了。对于唐高宗的另外几位儿子:皇庶子泽王李上金与许王李素节,一个被缢,一个因恐惧而自缢。另外几位皇子,武则天出于权衡之术,虽然将成美封为恒王、隆基(即后来的唐玄宗)封为楚王、隆范封为卫王、隆业封为赵王,但派耳目严密监视,一旦有异,不惜采取任何血腥措施。《资治通鉴》记:“太后自垂拱以来,任用酷吏,先诛唐宗室贵戚数百人,次及大臣数百家,其刺史、郎将以下,不可胜数。每除一官,户婢窃相谓曰:‘鬼朴又来矣。’不旬月,辄遭掩捕、族诛。”《武则天传》的作者雷家骥先生曾做过一个统计,说:

笔者曾经以《旧唐书》所载初期皇族子弟二百一十五人作考察,他们从高祖皇帝以来发生事故者共有一百一十三人。其中在武后掌权后被杀或贬卒者有六十三人,占宗室事故率的60%;若加上武后时因罪被流徙、削爵或潜逃者十四人,则竟达73%之高。主要的屠杀惩罚都在革命前进行,遭难的皇族也以高祖和太宗二帝的子孙与他们的女眷为主,而连及亲党数百余家。诸王、妃、主被害者皆被草草掩埋,幼者则没为官奴,或者藏匿民间为佣保,故《通鉴》在革命前一个月叙述神皇杀宗室十二人时,遂特别声明说:“唐之宗室至是殆尽矣!”

上述文字中所称的“革命”,是指武则天发动的取代李唐建立大周的政权大变。在此期间,武则天轻松地镇压了越王贞、琅玡王冲等为首的兵变,使她再一次证实了自己在政局中的绝对优势,从而更加从容地走向女皇宝座。毫不夸张地说,武则天是以铺天盖地的斑斑血迹,搭起了一座通往至尊的桥梁。她的性格中凸显出魔鬼一般的冲天邪气,令人畏惧。

4、残杀皇子的万贞儿

万贞儿即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包公戏之中狸猫换太子案的原型。 万氏是山东青州诸城人氏,幼年即被选入宫,充当孙太后(英宗母,宪宗朱见深的祖母)的宫女。长大以后,成为一名司衣女,侍奉当时还是太子的朱见深,耳鬓厮磨,渐渐产生私情。

天顺八年(公元一四六四年),英宗驾崩,太子继位,是为宪宗,时年十八岁,而此时的万贞儿已经三十五岁。虽然年龄差距甚大,但是两人感情甚笃。 万贞儿长得丰满艳丽,据说“秀慧如赵合德,肥美似杨贵妃”。而且为人机警,“每(皇)上出游,必戎服佩刀,侍立左右,(皇)上每顾之,辄为色飞”,很受宠爱。 但是自从皇帝登基以后,两宫太后又为皇帝选纳了几名女子,分别是皇后吴氏,妃子王氏、柏氏,个个年轻貌美,令万贞儿深感嫉妒和仇视。

皇后吴氏,面对万贞儿的目中无人,也想整治一番。一次,万贞儿晋见的时候,傲慢无礼,进退无序,受到皇后训斥,万氏毫不示弱,出言顶撞,皇后大怒,夺过太监手中的棍子对其杖责数下。万氏委屈之余,在皇帝面前借机诉苦撒娇,皇帝一怒之下把吴氏废掉,另立王氏为后。

成化二年(公元一四六六年),万氏生下一子,被封为贵妃。但是孩子不久便夭折,以后也没有生育。 万氏面对宫中的年轻女子常常自危,对其他女子的受宠嫉妒到了疯狂的地步,一发现哪个妃嫔怀孕,就派人以治病为名,使其堕胎。而每当此时,皇帝不但不敢追究,反而对她低声下气,好言相对。

一日,皇帝宠幸了一名姓纪的女子,纪氏由此受孕。万氏命一名宫女前去察看,因为那名宫女很有良心,回报说不过是身体抱病而已,替纪氏隐瞒了过去。

后来,纪氏分娩下一男婴,央求守门太监张敏将其溺死,太监不忍,便私下将婴儿藏入密室抚育,而且废后吴氏也常去探望照顾。 此时皇帝只有一子祐极,年近两岁,刚被立为太子,即被万氏毒杀。面对丧子之痛,皇帝深感苦恼。

一日,皇帝对着镜子哀叹自己年岁已老,却仍旧没有子嗣,太监张敏借机进言,道出实情。皇帝大喜,将纪氏和孩子接入宫中。之后,宫中不但传出妃子怀孕的消息,令万氏痛苦非常。由此,迁怒于纪氏,将其害死。太监张敏深恐莅祸,在跪拜太子祈祷之后,也吞金自杀。

成化二十三年(公元一四八七年),万氏因为一宫女出言讥讽,大怒,用掸子连打宫女数下,气咽痰涌而昏厥,继而身亡,死时五十八岁。皇帝听说万氏已死,良久不语,半天才说了一句:“万长侍走了,我也将不久于人世了!’果然,不久,他也随之死去。

万氏由一名普通的宫女到专宠后宫的皇贵妃,而且,她与皇帝之间的年龄相差十七岁,这样的例子,在明朝是绝无仅有的。

5、昭信——秘密杀害的妃子达十四

昭信其人,汉景帝之孙广川王刘去的姬妾而已。是否美貌不得而知,但生性最残忍毒辣。

据史料记载,刘去最先宠爱王昭平、王地余二姬,答应将他们立为王后。可荒淫无度的他后来又喜欢上了另一名女子昭信。王昭平、王地余二姬嫉妒之余便私下合谋,想要加害昭信。事情败露后,刘去便对昭平用刑逼供,鞭笞之下昭平不服,换以铁针针之,昭平勉强招供;于是刘去召集诸位宠姬,令其以剑刺杀地余,令昭信刺杀昭平。又绞杀三名贴身奴婢,并将二人尸体掘出,烧为灰烬。

后来昭信又诬告刘去另一爱姬陶望卿,刘去听信谗言,带着昭信和诸位姬妾到了望卿住处,“裸其身,更击之。令诸姬各持烧铁共灼望卿,望卿走,自投井死。昭信出之,椽弋其阴中,割其鼻唇,断其舌……与去共支解,置大镬中,取桃灰毒药并煮之,召诸姬皆临观”,后来昭信又陷害一名姬妾荣爱,“爱恐,自投井,出之未死……去缚系柱,烧刀灼溃两目,生割两股,销铅灌其口中。爱死,支解以棘埋之。”凡是因为受到刘去宠幸而被昭信秘密杀害的女子,就有十四人之多。

如此种种手段真是够残忍了!所以昭信之毒堪为第一!

6、同样毒杀皇子的赵飞燕

赵飞燕之美貌,可谓天下第一,无与伦比,当年能做掌上舞的轻盈女子,虽然是艳丽如花,但内心的狠毒无情也毫不逊色。赵飞燕被汉成帝召入宫后,很快与妹妹赵合德合力搞垮了皇后许氏,自己取而代之。赵飞燕舞技超群,有出身于烟花巷之说。由于曾为歌妓,所以无生育能力。妹妹同样不能生育,花无百日红,倘若不能生育自己的儿子来稳固地位,那这对她们来说的确太危险了。

由此两人开始时刻注意被皇帝宠幸的宫妃。一些怀孕的宫嫔由此遭到厄运。一位叫曹宫的宫女,“进御”之后生了一男孩,这本是年逾四十而无子的成帝的一大喜事,然而赵氏姐妹闻讯后,胁迫皇帝下令处死曹宫母子,制造了耸人听闻的惨案。一年以后,同样的悲剧又发生在生下皇子的许美人身上。

据说,成帝对于两人的狠毒行径并非不知,但沉迷于温柔乡中的他难以自拔,以至于亲眼看着自己的骨肉被赵飞燕闷死,只有流泪哀叹而已。

历史记载:“掖廷中御幸生子者辄死,又饮药伤坠者无数。”昏了头的皇帝倾心拜倒在赵氏姐妹的石榴裙下,冒着断绝汉朝皇嗣的危险任其杀害自己的骨肉,赵飞燕可谓魅力独绝了!

4、冷血屠夫朱元璋。

这个放牛娃当上皇帝后便翻脸不认人,大杀功臣、朝臣,据史书记载,胡惟庸、李善长、蓝玉三案总共杀人十万之多。

朱元璋在位三十年,杀了二十万,基本上将功臣杀光,可谓冷酷刻暴到了极点。

朱元璋赐给常遇春美妾,可常遇春的元配砍掉了美妾的手。朱元璋派人杀了常遇春的元配。她的肋骨被砍成小块弄熟,由朱元璋分发给常遇春及众大臣食用。他还设立酷刑“剥皮揎草”,就是将活人的皮剥下来,再塞上草。朱元璋在各州县都设有“剥皮亭”。其冷血程度可见一斑。

1380年,朱元璋以擅权枉法的罪名处死了胡惟庸和有关的官员,同时宣布废除中书省,以后不再设丞相。

朱元璋以专权枉法之罪杀了胡惟庸后,胡案就成为他打击异己的武器,以致受牵连而被杀者达三万多人,最后太师韩国公李善长也受牵连,77岁的李善长全家被杀。

接着,朱元璋又于1393年杀掉功臣蓝玉。蓝玉是明朝开国大将,被朱元璋封为凉国公。1391年,四川建昌发生叛乱,朱元璋命蓝玉讨伐,临行前,朱元璋面授机宜,命蓝玉手下将领退下,连说三次,竟无一人动身,然而蓝玉一挥手,他们却立刻没了身影。这使朱元璋下决心要除掉蓝玉。1392年的一天,早朝快结束时,锦衣卫指挥使参奏蓝玉谋反,朱元璋随即令人将其拿下,并由吏部审讯。当吏部尚书詹徽令蓝玉招出同党时,蓝玉大呼:“詹徽就是我的同党!”话音未落,武士们便把詹徽拿下,审判官们目瞪口呆,不再审了。三天后,朱元璋将蓝玉杀死,尔后,就是大规模的清洗和株连。胡、蓝两案,前后共杀四万人。

5、变态屠夫朱棣。

比起其父朱元璋来,朱棣毫不逊色。1402年,他夺了亲侄子建文帝的皇位,建文帝宫中的宫人、女官、太监几乎被杀绝,一次就枉杀了14000多人。

他还将忠于建文帝的旧臣方孝儒等人全部杀死,灭“十族”,对于方孝儒的妻女,丧尽天良的朱棣竟把她们送进军营,让士兵取乐,一个女子日夜要受20多个男子的凌辱。有的被摧残至死,朱棣就下圣谕将尸体喂狗吃了。

永乐末年,他又大肆屠杀宫女、宦官,在这次大惨案中,被杀的宫女有近3000人之多。

就是临死也不忘其残杀本性,死的的当天,30多名宫女被带上殿堂,殿堂内置有小木床,让宫女立在床上,梁上结有绳套,把她们的头放在圈套中,然后撤掉小床,使她们吊死,为其陪葬。真是名副其实的变态屠夫。

朱元璋由于其极度自卑的心理,对于“僧”、“贼”、“光”、“秃”等挖苦他过去历史疮疤的字眼,变得相当敏感,因此明初的文字狱绝不比清康乾年间逊色:这场始于洪武十七年,终于洪武二十九年的长达13年的黑暗岁月,受害者不下数十万,明朝初期优秀的知识分子,因“文字狱”一案,几乎为之一空!

朱元璋大兴文字狱到后来,越来越变本加厉,只要是上述字的同音字,都认为是通假字,居心叵测罪不容诛。于是说“为世作则(贼)”的杭州人徐一夔教授挂了;说“圣德作则(贼)”的马屁大王孟清也挂了;说“睿性生(僧)知”的常州教育局局长蒋镇挂了;说“作则(贼)垂宪”的浙江教育厅主任林元亮也挂了。更离奇的是,说“体乾法坤”是暗示“发髡”,秃子就是和尚,杀!说“拜望青门”就是站在和尚庙门口发呆,杀!“遥瞻帝扉(非)”不是恭敬地瞻仰皇宫大门,而是看热闹,八卦皇帝的是非,杀!“天下有道”就是“天下有盗”,杀!……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